《穿到六零当军嫂[年代]》转载请注明来源:UC中文网uczw1.com

来的人林樾认识,这人叫刘清军,和张远东同坐一个办公室。他有一天晚上送张远东回来过,虽然当时没说上话,天色又黑,她只是远远的见到了人,不过这个人的气质太过独特,像个吊儿郎当的公子哥,和这个时代有点格格不入。

刘清军怕张远东的家人担心,特地来给林樾送消息。他说张远东没事,但是因为在执行任务,这些日子不能回来。

林樾连续问了几个问题,都被这人四两拨千斤的回避了过去,她也明白了这次事情可能很严重,很多东西自己都不能问,只能作罢。

这几天局里的确很忙,领导忙着和调查部抢功劳,干事忙着抢业绩,他们这些小公安忙着跟着领导的安排团团转,甚至晚上还要加班到零点。刘清军见话已经带到,连坐下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就急忙赶回局里“当牛做马”了。

林樾收到张远东的口信,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一多半。她之前给了张远东足够的“糖豆”,只要不是当场毙命,他怎么也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林樾送走刘公安,转身刚要进屋,就见林梅骑着一辆自行车,风风火火的从远处赶了过来。她到了跟前,不等车子停稳,就一下从车上跳了下来,焦急道:“你快跟我走,你男人出事了,现在正在医院呢!”

林樾心里一咯噔,有一瞬间的慌乱,不过她很快镇定下来,刘公安前脚才和她告别,后脚林梅又说张远东出事了,显然事情不对,她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男人出事了,是谁告诉你的?”

林梅跺脚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问这些!我对象和你家男人是同事,是他告诉我的,要我过来通知你。你就别墨迹了,人现在还在医院呢,你快跟我走,我带你去。”

林樾想起上次看电影时的确看到林梅和一个公安在一起,张远东还说过那人和他在一个办公室。林梅催得很急,林樾也让她催得心里慌慌的,急忙问道:“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受伤很严重吗?”

林梅点头道:“具体我不太清楚,只知道现在还没醒过来。本来应该是我对象来通知你,但是他不知道你家的地址,就托我过来了。”她一口一个“对象”的叫着,生怕林樾注意不到一样。

可惜林樾这会太过慌乱,哪还有空注意她的这点小心机。

张远东身上还带着自己给的糖,按说应该不会有事。但如果人还没醒,来不及吃糖疗伤也是有可能的。

想到他上次受伤的情况,林樾就有些着急。现在是特殊时候,她不敢轻易就信了林梅的话跟她走,但又确实害怕张远东这次再有个好歹。她有些拿不定主意,想要进屋问问刘放的意见,不管去不去,她都应该让刘放知道才行。

林樾只犹豫了一小会,就转身往家里走去。没成想刚走出两步,后脑勺就挨了一下。

她回头看过去,只模糊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和林梅那一瞬间惊恐的眼神。

她昏昏沉沉的想:“以前都是我敲别人板砖,现在风水轮流转,终于也轮到我自己享受一下这个滋味了。”

不等想完,她就彻底晕了过去。

林梅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周全安,她还没搞明白情况,不明白周全安为什么要把林樾打晕。

周全安嫌弃道:“我让你来叫人,你磨磨蹭蹭的半天都还没把人叫来,真是一点用都没有!”

说完看向四周,胡同里本就只有四五户人家,这时候都在家里吃晚饭,街上并没有人。但是刚刚林梅和林樾的说话声并不小,已经有看热闹的被吸引了出来。

周全安敏锐的发现了藏在门后的大毛和二毛,朝他们露出凶恶的表情,吓唬道:“小孩子看什么看,快滚!”

两个小孩本来就被吓傻了,这会被周全安这么一凶,吓得一边咧着嗓子大哭,一边跑回家去了。

刘放在屋里,感觉外面的声音不对,放下怀里的孩子,急忙赶了出来。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只看到绝尘而去的自行车和坐在地上惊恐哭泣的林梅。

他没见到林樾,猜到人已经被那个骑自行车的男人抓走了。但是自行车已经骑出去老远,他已经追不上了。他这会也顾不上坐在地上哭哭啼啼的女同志,赶紧大喊:“抓贼啊,青天白日的掳人啦!大家快出来救人啊!”

有人陆陆续续的从家里跑出来,顺着刘放手指的方向,正看到一个身穿白色警服的高大男人,骑着自行车往村外而去。离得近的人还能看到自行车的前梁上趴着一个人,赫然就是林樾。

大家对县里新入职的小周公安都不陌生,这段时间经常能在放电影的时候或者赶大集的时候看到他巡逻,所以大家发现是他带走了林樾,还都有点闹不清楚状况,更何况人家还穿着警服,怎么看也不像是会掳人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谭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UC中文网uczw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