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UC中文网】地址:uczw1.com

空气刹那间安静。

男人:?

俩混混瞠目结舌,看了眼男人健硕的身躯,惊恐地摆手:“没有,我们绝对没有!”

姜明心瞬间红了眼圈,倔强道:“我才刚进去,没还跟掌柜的搭上话呢,他们见我孤身一人,上来就对我动手动脚。要不是我跟你学过几天功夫,只怕早就……”

话没说完,便狠狠哽咽住了。

她笃定男人不是军人就是警察,这会儿借一下他的势,事后只要诚恳道歉,对方应当是能够谅解的。

男人拧起眉头。

俩混混以为他信以为真,害怕的直往后退,“大哥,大哥我们错了!要早知道她是您媳妇儿,给我们一百个狗胆也不敢呐~!”

姜明心愤怒反问:“所以你们就专门挑单身的女同志下手是吧?”

“不不,我们不是这个意思!”俩混混连忙点头哈腰地求饶:“我们今天是第一次,大哥您饶了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

姜明心又扯了下男人的衣袖:“他们油嘴滑舌的,一看就是惯犯,不能就这么算了,必须押去派出所!”

男人低垂眼帘,一眼瞥见她拽着自己的那只手,白皙的手背上,一抹红痕触目惊心。

伤口浅而细,一滴血珠欲落不落……他的心跳也随之慢了一拍。

这年头的妇女就算被调戏了,只要没受到实质性伤害,大多都秉持着“丑事不可外扬”的原则,把委屈往肚子里咽。

但这姑娘却不一样,既勇敢又聪明,仗着有他在,执意要把他们送去派出所。

既然他已经出手了,那就帮人帮到底吧。

“江斌,别躲在旁边看热闹了。过来,跟我一块把他们押到派出所去。是不是惯犯,审审就知道了!”

话音刚落,一个时髦的卷发青年笑呵呵地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他先戏谑地冲男人挤了挤眼睛,接着对姜明心大声了一声:“嫂子好!”

男人头也不回地抬腿踹了他一脚。

姜明心略带心虚地挠了挠脸颊,耳根泛红。

说来也奇怪,她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老公”两个字脱口而出。现在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方才的举动有些过于轻浮了。

哪个好人家的姑娘当街认老公啊?

姜明心羞赧地垂着头。

但事已至此,她只能迎合头皮继续演。

很快,俩混混被押至派出所,警方经过调查之后发现,他们不仅有案底,还跟那珍宝斋的掌柜的合伙干过走私,决定先行拘押,再进一步审问。

走出派出所,姜明心诚恳地对男人鞠了一躬:“同志,非常对不起!刚才我为了惩治那两个混混,口不择言,还请你不要见怪!”

男人还没说话,江斌先笑了起来:“这位女同志,你不用跟他客气的。介绍一下,我老大邢昊东,单身未婚,刚从部队退伍,你要真看上他了……啊呀!”

邢昊东抬手给了他一胳膊肘,语气微冷。

“不好意思,你不要听他胡言乱语,刚才我只是举手之劳,换了任何一个有良知的男同志都会这么做的,你不必放在心上。”

说完,拽着江斌朝街对面走去。

姜明心静静地目送他们离开,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一个背影。

器宇轩昂,高大挺拔。

莫非……是他?

但世上哪里会有这么巧的事情,昨晚才刚遇见,今天怎么可能又遇到他?

多半是她看错了吧。

姜明心一边思索着一边往车站走,乘车来到县中心医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穿书八零,炮灰美人觉醒了》转载请注明来源:UC中文网uczw1.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