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UC中文网】地址:uczw1.com

目送孟渊和赵依人的林清风微怔,不解其意,疑惑偏头看向小妹。

“三哥哥,”林清瑜又喊了一声,不等林清风有所反应,她自顾自地说道:“今日清剿流寇一事,虽主要功劳在我,但参与其中的每一个人都很重要。”

林清风抬眉轻笑,四妹妹倒是一如既往地自信。

可又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

主要功劳确实在她,所有的计划都是她制定的,从封路开始,到准备下药的粮食,和找人假扮商队,都是林清瑜一手策划。而后生擒大当家的,说起来功劳其实该算孟渊的,可孟渊好像也是小妹带过来的。

嗯,怎么不算主要功劳都在小妹呢。

林清风没来由地有些骄傲,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林清瑜:“此时不回林宅去衙门,是因为眼下流寇都被抓到云县衙门的大牢之中,衙门此时围观的百姓定然不少,而且那帮衙役看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做,白捡了这么多流寇,但他们搬搬抗抗的,是出了力气的,若是三哥哥就此回家见阿娘,不去安抚嘉奖衙役,不去告知围观的百姓,今日能抓获流寇都是因为你的英明领导,那岂不是将功劳拱手让人?”

林清风有些发懵,“这流寇既除,云县的百姓将来能自由通行,自然会念着我的好,何必此时去衙门,我还受着伤呢。”

“要的就是三哥哥这副受了伤的模样,要的就是你如此狼狈不堪、身负重伤的模样,否则怎么和那帮衙役形成对比呢?”

林清风摇头,“你这不是骗人吗?”

“哪儿骗人了?三哥哥这身的伤不是为了擒获流寇所受?”

林清风一噎,他嘴皮子功夫向来不如小妹,哑了声,不再言语。

林清瑜也懒得再解释什么,吩咐道:“到时候三哥哥按照我说的做便是,不必多想。”而后她思索一番,一字一句地将一会儿该说的话该做的事情,都教给林清风,

瞧见林清风不应声只是偏头看着她,林清瑜板起脸,“都听见了吗!”

林清风点头如捣蒜。

过了会儿,赵依人还没有回,林清风有些忍不住问道:“四妹妹是还在生阿爹阿娘的气?”

林清瑜微怔,不知三哥哥怎么突然说起这件事,便听林清风解释道:“若是换作往日,阿娘来了云县的消息,你一定在见到我的第一眼便告诉了我,而后与我欢欢喜喜地回去见阿娘。可今日,你不仅没有第一时间和我说起阿娘,还是我问起你为何来南林子你才说,而且,四妹妹又让我先去衙门,而不是回家。”

“明明我眼下受了伤,回家寻大夫,早些歇息才是最好的,为何要去衙门?”

“小妹是不是,还因着阿爹阿娘将你除族的事情生气?”

林清瑜眨了眨眼,否认道:“没有,我没有因此事而生气。”

尤其是在知道阿爹将她除族是受了谢承之的欺瞒之后,更谈不上生气。

阿爹阿娘待她如何,好与不好,不是一个除族的举动就能彰显的。

想她前世为了追随谢安之,私自逃婚孤身去西北青州军中,弃整个林家于不顾,阿爹都没有将她除族,甚至不仅没有责罚她,还特意请求时任京城兵曹的族叔,几经辗转的打点,为她保驾护航。

十几日前在宁州大牢,谢承之转达林家将她除族一事时,她确实惊疑伤心,认定阿爹更在意家族名声,不在意她这个女儿。可刚刚听阿娘一说,方才察觉有些不对。

原来竟是谢承之两头欺瞒、两头算计,不过,阿爹阿娘向来满意谢承之这个未来女婿,被他蒙蔽也情有可原。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巨星闪耀时》《金玉王朝》【抖书屋】《水浒大官人》《我靠发疯整治修真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