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目演出提示您:看后求收藏(UC中文网uczw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随着背景音乐结束,会场上边超大屏幕放映的新剧彩蛋也到了最后一幕:男女主最后只能相见于朦胧的梦里,再回不到现实。

画面从暗淡到最终熄灭...

就像这剧本一样,曲终人散的,终究还是演女主角的孙初薇而已。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林诗柔才主动松开了对他的桎梏,两眼发亮看着眼前的男人。

被强吻的男人后知后觉回过神来,瞪一眼想过来采访的众媒体,默默地往场馆外走去,林诗柔则是跟屁虫一样尾随过去...

半小时后,县城那家唯一的咖啡馆里:

今天同慕云朝坐着的,不再是那个会将自己裹地像是粽子一样的那个大明星,而是他觉得是陌生人的林诗柔。

选的座位也是在大堂里面,而不是幽静的小隔间,并且那个奇怪的女人,还强势地非要和他坐在同一侧。

因为旁边坐着个人,他失了从前的优雅,感觉很是局促不安,竟又是怕、又是期待她下一刻突然亲吻他。

一种很是矛盾的心理。

而且林诗柔此时乌亮长发早已披散下来,衬地她小脸更加玲珑...且诱人,其实倘若她没有做强吻他这种奇怪的行为,看上去还是挺正常的。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让慕云朝都有些措手不及,在昨天吃饭的时候,面对新一轮父母拿给他看的相亲对象照片,他有想过就此妥协算了。

对初薇他虽没有心动但也不排斥,而且父母又逼婚逼得那么紧,那其实选择和初薇试着发展一下也是种不错的选择。

他知道今天被邀请来这发布会,十有八九孙初薇就是想向他说那件事情。

可惜眼前这大胆的女人却把他原来的想法给全部破坏掉,而且自己还...

再想到那时场馆门外突如其来的深吻,慕云朝就别开眼睛,不想正对那双开心看他的眸子,还假意尴尬地咳嗽两声。

林诗柔则是用手托着下颔,定定看着旁边那个面无表情搅着卡布奇诺的男人笑。

她却一点都没察觉到对面男人的尴尬,只有再见到他时的满心欢喜。许久未见,好像没了她日常冷处理,或者pua,他气色好了很多。

不过没关系的阿朝,以后诗诗不会再这么折磨你了,而且现在这情况,是你在折磨我。

当时要不是她记得系统有提示说已经成功让挽回对象心动,她都以为失忆的阿朝会对她如陌生人那般无情推开她。

也正因为系统那句提示,她才会坚定地去吻她,不过她这冲动亲吻他的行为,貌似惹怒了阿朝。

“这位女士,我想我得正式申明一下,我虽然是叫慕云朝没错,但是你肯定是认错人了,因为在我记忆中,根本就不认识你。”

“我不会认错的,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我是你的妻子林诗柔,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给你看我们的...”

兴奋说着的林诗柔突然住了嘴,娇美脸上划过一丝诧异,随即恢复正常,话锋一转说:

“嗯...其实是因为我很喜欢你,想和你认识一下,才会...才会突然这么做。”

“你说的认识,就是这样不经别人同意,随便去吻一个陌生人吗?”

慕云朝声调变冷,突然就意兴阑珊起来,想起身付账结束这场闹剧,可站起身的时候,手却被她抓住。

“不是不是,我只亲过你,真的,你不要多想好不好,刚刚是我做错了。”

林诗柔虽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但看他要走,立马眸中水意流转给他道歉。

不过他还真就在看到她眼睛水雾的时候停下脚步,再坐回原位。

慕云朝,你今天是怎么回事?你现在该做的是马上走开,不要和这个奇怪的女人纠葛,男人在心里面唾弃着自己。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