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中文网【uczw1.com】第一时间更新《在将军的刀尖上反复横跳》最新章节。

邬落棠的手扯去他的腰带后还想放肆,穆九重却回手将她的手从自己腰间扯下,并完全包裹在自己的掌心中,抵在枕侧。

他凝目望着她一瞬,方才言语还狂得很,此时却又温和下来,抵唇在她的眉眼、唇畔,再到她细致圆润的下巴上,她长得那般美,就像江南烟雨中的一枝新柳,甫一入眼便迷煞人心。

他的唇像不舍得移开似的,就停在她下巴的边缘处,再往下一些便是夜行衣包裹下的一段白皙脖颈,以及颈下锁骨。

“上次在铁匠村时,你曾问过我一个问题,我这次或许可以答你。”

“嗯?”邬落棠轻轻喘息着,面带些许困惑地看着他。

他忽然抬起手,手指就落在她的颈窝侧用指腹细细摩挲着,再道:“曾经我用一枚玉簪比在这里,用力的时候有一滴血顺着簪尖落下,你就赤着足穿着一身素衣仰头站在那里,好似无畏无惧的模样。你知那时我想什么?”

邬落棠抿唇一笑,“定是在想这姑娘好美。”

穆九重也笑,出口却道:“错,我想的是,这匪寨防守实在薄弱,需练。”

邬落棠笑意顿收,咬牙切齿道:“你莫要说这就是你拿我邬寨练兵的起由!”

穆九重没有回答,只是手指再向下移,直到她的胸前起伏处,忽然两指并出,迅疾点向她上身麻穴。

因有铁匠村那晚的前车之鉴,邬落棠反应不可谓不快,隐约察觉不对时便已然抬臂欲挡,可终究没有快得过他。

“穆九重,你做什么!”

邬落棠使劲挣动身体,却终是徒劳无功。

穆九重静静望了她片刻,随后起身,一边整理衣襟一边对她道:“待明日出了昀京城,你和外面他五人便速回邬寨去吧,其他的以后有闲暇我们再细说。”

他又是这句,上次便说以后,这次又说以后。

穆九重俯身去地上捡拾起那条刚刚被邬落棠拆了扔下的腰带,在腰间合拢系紧,

此时看他形容,分明是要走的样子。

邬落棠大声喊道:“邱致、赫连灿!”

穆九重道:“别叫了,外间那五位你邬寨的兄弟当是已经被辛顺迷倒了。”

是了,若非被迷倒,此时听闻此间动静,早该上前一问了。

邬落棠冷声道:“穆九重,你是何意?”

穆九重下了床榻,回身看着她,神色中有几分漫不经心,轻声道:“阮娇娇所画那条废渠我自是知道,确然是可悄声逃遁的好去处。可你们看轻了昀京城的巡防,若逃得不是我,你们尚可在那处遁走,带上我,你们决计逃不出昀京城去。”

邬落棠:“那你待如何?不离开昀京城了吗?”

穆九重道:“我要离开昀京城,且还要大张旗鼓地离开,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离开了,那时你们便不用再躲藏,可以安生地离开。棠花弄卢伯一家也不会再被有心人盯着。”

邬落棠道:“以你现在这般,武功都用不出,若不能悄然遁走,又怎么能大张旗鼓走脱。”

穆九重不知从何处摸出了一粒药丸,捻在手指间,对她道:“若等自然恢复,确然还需要几日。但是辛顺来时自是有所准备的。”

说着他便当着她将那药服下去,“现在吃下这药,三个时辰内功力便会恢复大半。以我和辛顺二人,昀京城还没人拦得住。”

恰这时门外面辛顺道:“穆将军,寅时已到,我们走吧。”

“穆九重狗贼!混账!牛皮吹得大,可莫要闪了舌头!”

邬落棠声音恨恨道:“你今日若这般走了,往后我邬寨和你再无瓜葛,我邬落棠也绝不会再与你半分纠缠。”

穆九重原本已走到门口,听见她此话,忽然转身大步行到床榻前,一言不发地垂下头,狠狠吻了她一时,直到她用尖牙咬破了他的舌尖。

他“嘶”了一声,笑着起身,道:“还有一桩事想要你帮我。”

邬落棠咬牙道:“你莫提,提了我也不会帮你。”

可穆九重还是说了。

他道:“待明日我出城后,盯着棠花弄的人应当便会撤走,你去把卢伯一家接走吧。昀京城非久居之地,我居室壁柜中放有房契和些许银钱,你也一并取走,待过个两年再将那宅子出手,往后卢伯一家便劳烦你照应了。”

“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帮你?”邬落棠恨声问到。

穆九重回头看着她淡然一笑道:“不凭什么,只凭你是邬落棠。”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UC中文网】地址:uczw1.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