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土兵裹雪而亡,地上流了大滩泥水,泛着土色的黄和驱动的白,触角而漫,仿佛一滩红糖水,黏黏糊糊的,未死的蚂蚁土兵翻涌而入,填入其中,裹成了一只只蚂蚁糖葫芦,金光发亮的爬上王乾的身,飞雪舞过,再一眨眼,王乾连同那滩泥水,混着蚂蚁土兵一起不知所踪。

周覃的步子也停了。

沈务知道,周覃若想他留,他便走不了,即便他面戴首领的鹰面,挥手千军万马,蚂蚁土兵为他出生入死,也在劫难逃。

王乾也是知道,所以在飞雪划破手心,血现的刹那,嘴硬口上出,退堂鼓脚上留。什么粗鲁,什么打架,不过是绝对实力面前的真心话。

至于周覃为何放他走,沈务觉得,应是那张布告的原因。先前应她夺法牌,不过许了个荒诞的诺言,道是聘礼,她是信不得真的。此番放他走,许是他在国师几弘膝下,对于“天子”命格,早有耳濡目染,且甚为抗拒,不过借她由头,莫负了恩师教诲,莫负了剑下一救。

她也承了这“莫负”,走到此,却遭人摆了一道,真是可恨之极。

飞雪停了,疾风也息下,跪地村民松了一气,互相宽慰,相顾看着首领,不知所言。飞雪虽利,却未伤及村民分毫,不过,土块没了,他们的土石部落,也因此亡了,亡部落者在此,正是他们的首领,但他嚣张肆意,亦可呼风唤雪,骇得他们骂不得,打不敢。

“放我下来吧。”这般抱着,属实不雅,何况村民面色悲凄,见他二人,更似烧人房子不爽,还要在东家面前吆喝的混蛋。

周覃看她一眼,也不强迫,将她放下后,垃圾囚犯退去,恢复了本身,兀自脱下首领的大黑袍,露出了里内的绿色袖衫和黑色马甲。

左长老歇了气,听着声音,抬眸看他,突的瞳孔一缩:“首领……您的脸……”他颤颤巍巍的,举起斑黄的手掌,“你、你是谁?你并非首领,你将首领藏于何地,是何处置了?!”

周覃抬起手指,抚了抚高挺的鼻梁,嗓音疏离道:“问不得我,你得问七日前,来此寻物什的怪人。”

“怪人已无踪迹,我何处可问?”左长老被他的事不关己气到,胸口闷胀,“你无可抵赖,便休要推脱,想我三百子弟,杀你一人,不成问题,小伙子,就算不为自己活,也请为你旁侧女子着想。”

“问不了别人,那就问自己。”他屈膝半蹲,修长的骨指捡起地上的鹰面,大拇指按住中指,松了一下,弹的响了一声,“鹰面取下,是何下场,左长老年纪大了,忘事不记,请便问问右长老,是否还记得。”

左长老捂胸口的手一僵,目光看向一旁的右长老,见他背硬着,五指拳紧,不肯说话,那便是记得牢了。村民们都心知肚明,情不自禁护住鹰面,面面相觑。

首领丢了鹰面,露出了里内的血脸符箓,和土块对视后,他和蚂蚁土兵一样,变成了只会压人吃血的土块。

这是土石部落的弊端,无人敢泄露,于是周覃欺诈,也骗不来答案。

只是恐吓住了他们,对周覃更怕一分,左长老再是生气,也只得一句干巴巴的:“我们于你无有冤仇,你骗我们在先,毁部落在后,先后分明,皆是你的手笔,但你厉害,无可厚非……罢了罢了,部落已毁,多说无益,勿再生端,你且离去吧。”

“左长老海量。”周覃笑了一下,放下手中鹰面,他看向左长老,一脸诚恳,“不过,左长老应该高兴,不是吗?”

摘下鹰面不会变成土块,只有和土块对视才会。土块围住村民,世世纠缠,外人能进来,村民出不去,他们和村民讲述外界的繁华,物尽国度,华灯长夜,儿孙满堂。

村民听来,羡慕极了,羡慕的,不想他们离开,只想留下他们的阅历,细细道来。如今土块没了,乃是外力摧毁,和村民无关,先辈留下的诅咒该翻页了,左长老心一怔后,放下了捂住胸口的手掌。

他们得以离开。

沈务想明白后,知晓村民口中怪人,就是王乾。

这倒不足惊奇,惊奇的是他们寻找法牌碎片的速度,竟会远远快于她。

许是她断足自愈,耽搁了时间。但这都不足以否认,这个世界上,的确有比她的外挂更厉害的人。

三张法牌碎片都已被夺,要想再寻回来,是得废些心力了。

不过,眼下更为重要的,是她的身份问题,在周覃面前,已好似一张白纸,被灯光照的通透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UC中文网【uczw1.com】第一时间更新《七天法牌》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国宝级女配2[快穿]

国宝级女配2[快穿]

张早更
?完结?字数:328284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短介:我爱我的国?立意:勇往直前?励志人生?快穿?穿书?爽文??收藏:17185?霸票:598名?评论:12062?灌溉:7395?评分:暂无评分?风格:轻松?视角:女主下本要开的《我当萌兽的那些年(快穿)》求收藏,更新时间:每晚11点,即将退休的梁汝莲最后一次穿越,她不再做工具人,要做自己。拒绝极品,狗血变热血,女人不止能顶半边天。1.《最热
其他全本5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