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UC中文网】地址:uczw1.com

孟星摘下身上已经失效的符,又龇牙咧嘴地拔掉戳在脸上的刺,苦着脸回头,小声提醒众人:“别废话了,快走!”

众人点头,眼神碰撞了会儿,两个弟子走到后方,搀扶典望轩。

书生就是这点不好,身体太过文弱,如果不是因为带着他,他们早走出妖怪的院子了。

接下来,他们一路磕磕绊绊,历经艰难,终于跑出院子。

众人大松一口气,笑容还没来得及挂在脸上,前方一片雪衣悄然而至。

来人一转身,正是面无表情的佟鹤,众人心一紧。

佟鹤慢悠悠上前,眼神冰冷:“诸位来我别院的这几日,我也算尽心尽力地款待,只图结个善缘。不想临到了了,诸位却想绑走我的新郎。”

她眼神愈发不善,典望轩看在眼里,对众人道:“你们走吧,她只想要我。”

典望轩一出声,佟鹤立刻望向他:“你是自愿和他们走的?”

孟星眼看事情不妙,挡在众人身前劝她道:“佟姑娘,他既不愿娶你,你又何必强求?”

他一边摇头晃脑地惋惜感叹,一边快速地取出几张事先备好的符咒。

剩下的除妖师们一部分留在原地,一部分提着典望轩的胳膊拔腿就跑。

佟鹤看着几个十几岁的除妖师小崽子们自不量力的举动,唇角弯弯,冷冷笑出声。

孟星叹了一口气,这势必是一场大战!他不再试图劝说佟鹤,而是猛地冲了上去!

这势必是一场小战,因为不过片刻,除妖师们就被排排捆,嘴里塞着布“呜呜呜”个不停。

典望轩倒是自由自在,一如既往的不喜不怒。

佟鹤蹙着细眉看着他,眼底满是不解:“你父亲的事,已有人替你解决,为何你仍将我拒之门外?”

典望轩平静道:“因为我不爱你。”

这句话触怒了佟鹤,她拂袖而去,只留下一句:“婚礼提前,就明日。”

眠晓是被打斗声惊醒的,她睡得香甜,却还惦记着佟鹤的事,一醒来就立刻拉着巫覆赶了过来。

她在一旁看完全程,和面露可怜之色的除妖师们大眼瞪小眼。

眠晓抱起胳膊,毫无同情之心:“你们看,我早说让你们别管了,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了,还把自己给陷进去了。”

她把除妖师们打击得萎靡不振,自顾自拉着巫覆追佟鹤去了。

佟鹤被他们拦住,先是好奇看了眼跟在陌生的青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