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柠提示您:看后求收藏(UC中文网uczw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滴答、滴答、滴答……”节拍器一般有规律的水滴声被逐渐苏醒的大脑所感知,模糊的光影印在视网膜上,晕眩伴随着骤然的跌落不断挑战着脆弱的脑神经。这种过于熟悉的场景反而使米言放松下来,有些干裂的唇不由自主地张合呢喃了句“米格”。

一双手从旁边伸过来覆在米言的额头上停留了几秒,“嗯,不发热了。”

大脑对于身体的控制权在恢复,米言花光了现在仅剩的所有力气去拉住了正要缩回去的那双手,“祁越……”

“认错人了吧。”那双手的主人并没有因此挣开,还是任凭米言勾着小指,“他是你家人?你朋友?记得通讯号码不?让他过来交个医药费。”

还不是很灵光的耳朵只捕捉到了最后一句话,于是本来用尽全力拉着的手也松来了,甚至还往外推了推。

床旁边站着的人觉得好笑般挑眉,“知道你醒了,想赖账吗?我身价可是很高的,这一套流程给你做下来还没算上后面的药费和复诊,开销可不便宜哦,赖账我就把你卖了。”

米言躺在床上装死。

“好吧,随你想躺多久。”那人耸耸肩,“反正我这机器按分钟计费,希望你能快点。”

“我好了。”米言一骨碌坐起来,只是手背上还扎着针头,没能做到第一时间跳下这张吞钱的床。

“真是遗憾。”那人嘴上这么说着,整个神情却是笑眯眯的,“现在可以把你的监护人叫来结账了吗?”

监护人是个什么东西?找到一个叫“监护”的人就能免医药费了吗?

于是米言真诚发问:“监护,在那里?我去给你抓。”

那人愣了愣,显然没有想到米言会这么问,一时间不知道他是在胡搅蛮缠还是单纯脑子烧坏了。

“你……”

“嗡嗡嗡——”通讯器突然响起的声音将那人打断,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喂哥。”

他边接着通讯边慢慢远离了床边,有意地避开了这里的唯一一个人,“嫂子是吧?嗯对,好。”

米言目光随着他的远离而移动,最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针头下床飞奔至窗前开——

没打开,窗锁住了。

就当他思索着要不要再费一个手打碎玻璃跳窗时,门口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打扰了小白哥。”

是韩拾。

米言依旧保持着蹲在窗台上的姿势不变,不可思议般扭头看向了大门处。

刚进门的人也发现了他——毕竟米言这副马上要跳楼的样子真的很难让人不一眼看到。

“小米!”韩拾惊喜地大喊,又再看清米言的姿势后瞬间面露惊恐,尾音都劈了叉。“小米你别糊涂啊!”

“什么!谁?”原本在一旁局促不安的陈云啸听到韩拾的这一声惊呼直接扭动着他灵活的大块头往里面看。

在看到床边那个熟悉的身影时,陈云啸差点猛男落泪,“终于……终于……我靠你别想不开啊!”

米言:“……”

在两人惊恐的目光下以及旁边穿着白大褂的那人核善的微笑中,米言长腿一跨从窗台上下来了,然后探着脑袋向门外看。

“你找队长吗?他和斯太去高塔盯监控去了——对啊快点小哥快点,给队长打通讯,说人已经找到了!”

陈云啸手忙脚乱地从兜里掏出通讯向那头的祁越解释现在的情况,没过多久就被对方挂断了。

“老祁说他马上到。”

兵荒马乱这么一遭,韩拾朝这间房间的主人抱歉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啊小白哥,他是我的队友,突然失踪没想到在你这里。”

“嗯。”林郁白依旧笑得如沐春风,“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拘束,进来坐吧。”

在等待主心骨到达的这段时间,陈云啸向米言解释了现在的情况:

“前几天老祁刚被北原那群人放回来,你徒手砸电子锁逃跑的事就传过来了。”陈云啸挑挑拣拣说了些,特地将祁越中途又因为这被叫回去审问的这件事省略了,“你没看到老祁这急的呦,天天逮着人问找到没?隔离什么时候结束?进展到哪一步了?”

米言低头拨弄手上的纱布,没回应。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我们结婚吧》《春日沼泽》《这个文字冒险游戏绝对有毒》【普趣阁】【头条书屋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