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似春莺》转载请注明来源:UC中文网uczw1.com

难道是芸娘拿错了卷宗?不可能,那卷宗上,分明写着裴少暄的名字。即便裴少暄同郁鹤庭的喜好相似,却也不能都一样。况且他们两个人,分明就是水火不容。

“妙夫人?”茵绿见妙仪出神,出声唤道。

“哦,在府里的时候听婆子提起过。”妙仪敷衍地应声道。

话音才落,门外便进来两个丫头,看着眼熟,像是伺候郁鹤庭的。

“妙夫人,老夫人让你过去。”其中一个丫头开口道,妙仪察觉到了她的不善。

“好。”妙仪应声,心里却有些忐忑,云梅不喜欢她,这会儿叫了她去不知要做什么。

到了云梅的院子,云梅的院子同郁鹤庭的镜园不同,院子里成片的绿植,绿意盎然。鼻尖满是绿植花木清新的香气,让她原本紧张忐忑的心倒是放松不少。

院子里的丫头领着她往里走,云梅就在葡萄藤架下坐着。一同坐着的,还有那个月姬夫人。她正在沏茶,眉目敛着。她的长相是明艳张扬的,可偏生在饭桌上话是最少的。妙仪总就在前厅用过两次早膳,她都没什么话,安安静静地坐着。

“妙仪见过老夫人、月姬夫人。”妙仪走到藤架下,同二位请安。

云梅未让她起身,拿起茶盏慢悠悠喝了一口,悠悠开口:“从前可读过书会写字吗?”

“从前上过私塾,会写一些。”妙仪不知云梅是何意思,小心翼翼地应声道。

“青云。”云梅偏头唤了一声。

有一个嬷嬷应声退下,再过来时,手上端着一叠东西。东西放到石桌上,笔墨纸砚,旁边还有一本《金刚经》。

“过几日要出门礼佛,还差几卷,你来抄吧。”云梅开口,语气是不容置喙的。

妙仪躬身应道:“是。”

将纸铺陈开来,妙仪慢慢地抄着。已是夏深,旁边放着冰釜也不顶用,没过一会儿便觉得闷热得厉害。但云梅不让她停笔,她也不好开口。

日头渐盛,妙仪觉得背后湿汗愈发多且黏腻。口也干得厉害,但云梅没有让她停的意思。

“老夫人,这会儿暑气盛,不如入夜凉快些再抄吧。想着侯爷同世子殿下进宫这会儿应当也要回来了。”李淡月将凉茶递过去给云梅开口道。

云梅瞥了一眼正襟危坐的妙仪,接过凉茶抿了一口,才出声应道:“也好。”

妙仪松了一口气,将笔放下,小心活动着手指。

云梅站起身,还煞有介事地走到妙仪的身边看了一眼她的字。

“凭你这样的出身,这字,写得倒也算不错。”

“谢老夫人。”妙仪站起身行礼。

“拿回去抄吧,三日后礼佛前带上便是。”

妙仪有些迟疑地看向云梅,三日后,得日夜抄才能抄得完吧。

离毒发的日子也只剩三日了,若是这两日不能出府,三日后礼佛时毒发就完了。

“怎么,不愿意?”云梅见妙仪迟疑,反问道,已然是冷了脸色。

“妾身不敢。”妙仪垂首。

安远侯府里早膳在正厅用,午膳同晚膳便只要在自己院子用就行了。回到镜园时,郁鹤庭已经在了。桌上放了两碗梅子汤,里头还搁了几块冰。

他身上穿着官服,乌纱帽已经脱了随意地放在桌上,深绿色的官服愈衬得他肤白如玉。少见他穿得这样正经,看着比平时多了几分稳重。

“殿下。”妙仪进门唤了一声。郁鹤庭抬眼一瞥,轻淡道,“坐吧。”

妙仪坐到郁鹤庭的对面,云梅的佛经可以缓缓,三日期限紧赶慢赶也是能抄完的。可落回的解药缓不得。

郁鹤庭端着梅子汤喝,一小碗很快就见底了,只留了几块冰在白瓷碗里头,放下时碰到杯壁发出叮当的响声。

“殿下,晚些时候我想出府一趟行吗?”

方才的暑气还未褪去,妙仪此时额角还有薄汗,脸也有些红红的,看着格外生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洪荒:我,赵公明,截教内卷王!》【五九文学】《荒野俱乐部》《你好啊!2010》【最酷中文网

晚山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UC中文网uczw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