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孤白提示您:看后求收藏(UC中文网uczw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闻徵仍旧看着他,认真地点了点头,陆桐秋却又开始语塞。

那个原本能在所有场合侃侃而谈的陆桐秋莫名其妙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只有沉默寡言皱着眉头的那个刚从小镇来到海城的小姑娘。

她揣在外套口袋里的手指捻了捻,低头舔了舔嘴唇:“没什么,就...你路上小心。”

陆桐秋说不清楚现在自己心里的想法,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觉得能在陌生环境喘口气的释然,还是说刚见面第一天就被一个人留在原地的茫然。

反正算不上太高兴。

她接过闻徵手上的钥匙,礼貌地点了点头:“谢谢。”

两人旁边的一座老式时钟缓慢地摇着钟摆,轻轻地发出悠悠的钟鸣,提醒两人已经到了早上六点。窗外有雾,沾湿了大片的落地窗,让两个人望出去也只能看到斑驳的色彩。

旁边的壁炉里燃着火,燃烧木头的噼啪声成为了寂静空间里的唯一响动。陆桐秋看着地板,脚点着地板晃晃悠悠,眼睛里却有些不服气的倔强。

“看个电影吗?”闻徵指了指旁边的沙发。

“现在?”在早上六点这个神奇的时间点?

闻徵点点头,抬手看了看表,脸上没有什么开玩笑的意思:“我还有三个小时出发去机场,应该来得及。”

难道这就是有钱人的时间管理吗...陆桐秋无言以对,但也想不出有什么很有力的理由来拒绝,思索不过片刻,就已经很乖巧地一言不发和闻徵一起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这是个转角处的小客厅,下沉式的沙发不大,两个人靠的不远不近。

片子是陆桐秋随便选的,是05版的傲慢与偏见,巨幕里雨中伊丽莎白拎着裙子跑过桥躲进廊下,背后是漫天的雨和一片葱绿的树林与湖泊。

陆桐秋向来没什么娱乐活动,出国之后更是除了做课题外的所有时间都窝在自己那个小房间里,那段时间里无聊的时候,她看过很多次这部电影,几乎闭上眼睛都能说出下一幕,所以她看得并不算认真。

沙发上有很多抱枕,她随便拿了一个放在身侧——这样她和闻徵之间就隔出了一点至少让她安心的距离。

外面的雨还在下,屏幕里的雨也下个不停,旁边的壁炉里火舌正慢慢舔吻着木头。因为天气,天光并没有大亮,陆桐秋整个人窝在沙发的角落里,听着旁边闻徵的呼吸声慢慢又闭上了眼睛。

这一觉睡得很好,陆桐秋久违地没有做梦,只是陷入黑甜乡里。等醒来的时候,发现电影已经在放片尾字幕了,而旁边的闻徵也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揉了揉眼睛,还在发直的眼神看着旁边空荡荡的位置,在思考凌晨发生的那些事究竟是真的还是自己梦游。

旁边的手机不停地在震,陆桐秋拿起瞥了一眼发现是自己的个人邮箱。她按灭了手机屏幕,抬手把睡乱了的头发拢在了身后,轻轻叹了口气。

“怎么叹气?”

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吓得陆桐秋一个激灵,原本手指圈着的头发又纷纷散落在了背后。她猛然转身,就看见闻徵趿着拖鞋,手上正端着杯冒着热气儿的水。

“啊没...没什么。”陆桐秋坐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什么。”

“喝点水吧。”闻徵把手上的杯子递到了陆桐秋手边,“我十点的飞机,马上就要走了。如果有什么事,你随时联系我。”

陆桐秋接过水杯,点点头。

适时的,门口的门铃规矩地响了两声,而闻徵手里的手机也亮了,他接起电话,里面声音礼貌地提醒闻总该出发了,闻徵嗯了一声,却说:“你先进来吧。”

看见一旁的陆桐秋拿着枕头就要起身,闻徵的手随意地摁在了她肩膀上:“不用避。”

说话间,陆桐秋就看到一男一女穿着正装,正穿过远处的门廊慢慢往他们这边走。

被闻徵两根手指按住的陆桐秋正有些堂皇地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条腿压坐在身下,身上搭着个抱枕,长发散落在身后,转头看向来人的时候,几缕头发落在了闻徵搭在她肩膀上的手上。

徐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宛如挂在中世纪城堡墙面正中的男女主人肖像画般。而作为任职时间长达四年的总助,他不费什么力气地就咽回去了嘴边的惊叹助词。可惜的是,新来的秘书似乎被吓到了,在他身后小跑站定的时候还打了个小嗝。

徐储瞪着自己的鞋尖回忆了半天,也想不起来自己对面前的女人有过半点印象。他从闻徵刚进闻氏企业的时候就承担了他助理的工作,这么些年下来,不说对闻徵了如指掌,他也自认自己是了解闻徵到头发丝儿的男人。

千算万算,闻徵竟然能在这24小时的全天监控下,给他藏了这么大个惊喜。

坐着的女人表情平静,在他们堂而皇之的打量下也没有太多紧张的神情,只是带着些尴尬的笑。和老板手差不多大小的脸上,明艳的五官出挑舒展,和他总能见到的带着雕琢感的大小姐们并不相似。

“这是我太太。你们把这里之前给你们的备用钥匙留下吧,之后就不用再保管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网游:我开局疯狂氪金》《穿成冷宫废后去养娃》《逍遥小贵婿》《重回年代:从国营饭店开始》《隐婚厚爱: 傅总,今天离婚吗?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