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国的四季,从冬到春的回暖以月为计,逐步攀升。

到了夏日,从初夏到入暑,气温却是突然间拔地而起。

六月初五,来顺为西偏殿送来许多消暑利器,件件都是寻常人家闻所未闻的稀罕物。

别说民间,就连久在宫中的侍竹聆音,见了也十分好奇。眼巴巴盼到来顺离开,迫不及待地凑上去左顾右瞧。

不得不说,太后为了收买姬璇,的确舍得砸下本钱。

冰块,酥山,瓷枕,叶轮拔风……能同时享受这些的门第,整个大启恐难凑齐两双手。

姬璇知道在其他人眼里,自己算不得什么高贵人士,猛然享受此等优待,心中免不了惶恐。

可人的天性使然……冬渴求暖,夏渴求凉,这是剔除不掉的本性。

用着用着,她发现这些大宝贝们真香!

于是,那惶恐当中被夹杂进了几分逃避,能快活一时是一时。

这样想来,后续她享受得就心安理得多了。

安逸的日子一天天过去,直至初十,外面因筹备万寿宴一事忙得不可开交。

云天穹作为主角,不好自己为自己操办。太后做母亲的,当然也没有给儿子忙活诞辰宴的道理。

照常来说,这应当由正妻,也就是皇后操持。

无奈中宫之位从始至终空缺,所以往年一贯交由礼部经手去办。

今年云天穹破天荒下令,将接待外邦使臣,备宴等事宜交到了容妃手中,叫她凡事多学着些,为以后应付各种场面打下基础。

他的原话是这样说的:“倒也不是礼部不堪用,但归根结底,他们算是外人。”

“宫闱间,关起门来就是一个家,男主外,女主内,身边总要有个人将这一摊子打理好,拿得起放得下。”

他就这么一说,别人那么一听……

结果没滋味的闲话又开始传起来了,说什么皇帝有意立容绪为后。

但据宝宁宝庆他们轮番打探,得出的结果是……他在画饼。

紫宸殿那边依旧冷锅冷灶,饼是一个接一个的画,总想给人希望牟足了劲为他卖命,却光顾着画,根本没打算烙。

因他空口白牙的三两句话,容绪那边算是倒了霉了。近几日天不亮就起,快要擦黑了才回,在礼部的协助下,无间歇地选布料,选花式,布置皇宫与设宴大殿,定菜,试菜……忙得脚不沾地,活像只被鞭子猛抽的陀螺。

反观长信殿这边,姬璇每天都睡到自然醒,吃完早膳去紫宸殿骚扰云天穹。明面当舔狗,看他甩冷脸,暗地里抽丝剥茧,体察他真正的心意,冰碴子里找糖,两人甜甜蜜蜜。

晌午回偏殿用饭,午后最热的时候在躺椅旁摆上几坛冰,熏着冷气小憩,下午闲暇时召婢女凑几局叶子牌,入夜躺在瓷枕上入睡,日子过得别提有多滋润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