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快别玩了,出事情了!”经纪人火速赶往周白的公寓,找到正在游戏厅里打游戏的男人。

“出什么事情了?火急火燎的。”

经纪人这时候才真正体会到那句话——皇上不急太监急。

“你自己看吧。”他把手机丢过去,上面是盛星和他的聊天记录。

周白懒洋洋的拿过手机,看到之后意外的挑了挑眉,发了一句牢骚,“她可真麻烦。”

“好了,大不了明天就去给她拍。”他显然没当回事儿。

经纪人苦口婆心的劝他:“你能不能不要再去那种地方鬼混了?这件事要被爆出来,你的演艺生涯可就完了!”

“咱们不是还有金牌公关团队吗,怕什么?再说了,就算有人发出去,我的粉丝也不会信。”

经纪人拿他没办法叹了口气走出去和盛星联系。

“盛小姐是这样的,都怪小周太任性了,那照片上的都是意外,这样吧,等明天我让他给您道个歉,然后把您的代言直接拍了。”

盛星撸着猫,听着对方好言好语的商量,心下嗤然。

“道歉不用了,代言更不劳驾周大明星了,把违约金付了就好,我也不会去多说什么。”

知道了周白的人品不好,盛星也不想再请他代言了,已经有了隐患了,被爆出来只不过是或早或晚的事情。

看见盛星的态度强硬,想到高额的违约金,虽然有些头大,但经纪人还是咬咬牙答应了下来。

他回去和周白说的时候,那位祖宗又开始发脾气了,“什么?我要请律师,才不要出钱给那个女人,想要勒索我,做梦去吧。”

“多一事不少一事,把钱给他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

经纪人劝说无果,看着他打电话联系律师,转身走了出去,辛辛苦苦养的苗感觉要废了。

盛星准备等违约金到手之后把钱还给云闻舟一部分,违约金的数额很大,本来就是他出的钱,不去投资的部分,把多的那份给他。

另一面也在寻找新的代言人,这次她把目光放在了一个长相甜美可爱的三线小明星身上。

偶然看到了她的社交平台,一步一步走来的脚印伴随着乐观的生活态度

她的长相和演技都不错,但奈何一直缺少机遇,接到的剧本制作都很一般。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丐帮小说网】《我不可能是移动天灾》《神道酬何》《英伦1986》《流氓高手II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