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UC中文网】地址:uczw1.com

红曲酒台里,阿北挑干净了牙缝里的肉渣,又仰头喝了几口酒。

远远看着门口进来了三个小弟,抬手打了一声招呼:“夫人又有新的吩咐?”

那群人中有个人领略过北哥的暴躁,不敢怠慢回道:“没有,只是让我们把南哥叫回去。”

阿北心里想着裟罗夫人和那小白脸完事了,完事了就可以找南哥回去了,这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气也只有他那个闷葫芦大哥能忍,他抹了抹干白的唇,“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他在哪,我去叫他。”

他刚从吧台椅子上起来,走离时摸了根烟,刚含进嘴里,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因为嘴里含东西有点含糊不清:“.......知不知道是什么事?”

三个小弟都齐齐摇头,有一个平时就很敏锐的黄头发小弟悄悄上前:“虽然不太清楚具体的事情,但是夫人接了鸽尾大人的一通电话,打完之后表情不太好,就让我们来找南哥了,具体的事是什么倒还真不清楚。”

阿北的表情冷下来,悠扬的小提琴乐还流淌在耳边,他对面前这个黄头发的人渐渐有了印象,那时候他刚来红曲,做事太过招摇四处得罪人,导致这些小弟们很多都对他心怀不满,当时多亏阿南一个个去为他打理关系,他们对他的怨气才逐渐消减。

那黄头发手腕上带着的那个牛皮表就是当时南哥犒赏给他的。

阿北那熄气的打火机终于能点着了,但他却呸得一声把烟从嘴里吐出来了,随后顺手把那精致的打火机扔给黄毛,用下巴示意了一下他手腕上的那个表:“摘下来,给我,我们换一下。”

那黄毛不明不白,但还是把打火机揣进了兜里,把表解下来递给他。

阿北看起来十分满意地摸了摸那玻璃表盘,磨了磨牙,打发他们离开之后就转身进了吧台后面的一扇门内。

货间里面新进了一批红酒,阿南站在宽大红酒柜前面,正拿着货物单认真地核对,他身量高,厚实的肩膀和胳膊看起来很有些力量,标准男人的魁梧长相,面部的沉闷同样也刻在眼神里。

他才刚刚检查完台子的伤,就马不停蹄地开始日常工作了。

货间里还有两个黑漆花部员在搬一箱高脚杯,玻璃杯晃晃当当发出清脆的声音。

阿北进来之后,往那边吩咐了一句:“你们先出去,东西等会再搬。”

那两个穿着马甲衬衫的手下对视一眼,想着这两位威名在外又亲如兄弟的人大

概有什么事要私下交流,一句话也没说,把货物放下就谨遵吩咐地离开了。

阿南注意到门口的声响,转头正看到阿北把外套搭在一旁的货架上,动作间有些踌躇,一幅不太愿意继续的样子。

七年前,这人失手杀人之后闷栽栽过来找他时就是这副样子,当时面对这个同样是来自于外地孤独打工的男人,他几乎是给予了如亲兄弟般的照顾,即使是良心和勇气都受到了极大的折磨,他也还是带着他连夜收拾东西投靠了当时红灯区声名鹊起的裟罗夫人,以此来逃脱化肥厂那群人的追捕。

想到这个他就要皱眉头,继续看着阿北在一边磨磨蹭蹭的样子就要生气,他唰拉翻了一页货物单,语气非常不客气地开了口:“有什么事就快点说,别在那边转悠了。”

虽然他平时在裟罗夫人面前都表现得沉默寡言,但是在处理黑漆花的事情时他一向果断直接、缜密周到。

无论是做人还是做事,阿南都不愧是被称为南哥的人。

阿北被他一嗓子叫得魂都泄了一半,他眉眼都皱着,惘然的眼神好似在心中盘算些什么,最后终于下定决心,上前猛得把他手上的货物单扯过来,甩在地上,然后直视着阿南愣然的眼睛,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哥,别管这些垃圾事了,我们离开这里吧!”

不知道是被这一句郑重的哥还是被这没头没尾的离开两字弄懵了,阿南站着怔了一会:“你......你在说什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