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风都混杂着些许的凉意,挂在檐下的晴天娃娃被惊得摇曳,投影在墙上的影子随之晃动。

虽然风大,但阳光很好。

苏缇今日调休,便打算晒被子。

小区有一块空地栽种着不少树木,有人就拿铁丝绕的树干,一圈一圈,变成了个晒东西的好地方。

苏缇一时兴起,去得晚,到时发现也有不少人来晒被子。

恰巧微凉的风将一侧的轻薄的被单掀开,暂时遮挡住视线,待到风停收束起来,她找到了一个空位。

用了点劲,将被子搭在铁丝上,然后摊开。

回身时看见一只小猫窝在别人晒着的沙发垫上,揣着手,懒洋洋地甩着猫尾巴。

树木高大,但并不挡光,落在太阳能照射的地方暖洋洋的,偶尔吹拂床单发出好听的“飒飒”声。

……很适合睡觉。

苏缇寻了一块还算干净地坐下,伸手去摸猫猫的头,对方也并不反抗。

猫耳朵动了动,顶着她的手心转了一圈,有些发痒。

她们家没有养猫,也不方便养。

但苏缇很喜欢猫,时常手边备着猫条投喂流浪猫。

眨了眨眼睛,坐着的地方离地面有些高度,脚在垂下时碰不着地面。

她翘了翘脚,周围越发安静,层层叠叠的被子遮挡住外界的视线。

全身上下都是暖烘烘的,身旁的猫打了个哈欠,扭头换了个位置。

她脑海里再次重申,现在很适合睡觉。

人在昏昏欲睡时思维就跳跃得跟没有逻辑的梦一样。

她想到高中时候那只跛脚的橘猫。

因为气性大,长得又凶,不太受小卖部阿姨的喜欢。

当第二次看到它被小卖部阿姨用扫把赶出店门口、阻止进来吓学生后,她开始决定要去喂它。

校园有一隅较为荒芜的地方,周围都是树,中央有一个游泳池。

在流传的不同版本的校园怪谈中,里面似乎溺死过人,所以这片地方都荒芜下来。

苏缇平常不会逛到这里来,但这里是跛脚猫的地盘。

刚开始她也不愿贸然往里走,就是在长椅上稍坐一下,放下一根烤肠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然后就离开。

坚持了有整整一周,她才和它打了个照面。

单方面管它叫咪咪,虽然对方从来没有应过她,也从来不会对这两个词有任何反应。

但她还是自顾自地叫。

大概是获得了她的好处,咪咪非常上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