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府邸,几人也自然摘下了面具,风拂过发梢脸庞,沈颂甩了甩自己的脑袋和小马一般。她听见林寒川身边站着的林叔略有些惊愕却发不出更多声音的响动。

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她以为或许是惊讶自己被划伤脸上的数条疤痕,又或是愕然间看见这华贵的府邸才会发出这样的感叹,转头间一看,是几人面面相觑。

“梁王殿下...您怎得在肃州?”林叔这话与大多数人的反应一样,语气不像和林寒川说话那般温柔体贴,在梁莫行面前倒是多了几分咄咄逼人,瞬间变脸的片刻倒是叫人胆寒。

“我以为您老会问我,怎么和林公子相遇?”梁莫行依旧是笑颜满面如沐春风,神色看不出什么,平静地回应。

“这也是我想问的。”林叔茫然间语气缓和几分,似乎是注意到了沈颂的回头和他人的注视。

梁莫行扯了扯嘴角,伸手指引几人往正厅大堂的方向走去,这院子即使许久不曾回来,但依旧是旧时景象,肌肉记忆深刻。茗烟倒是有些木讷,虽说是他联系的府邸,但是却好似从未来过一般,这也是他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踏入肃州的梁王府内。

“这边请,我们不如边吃边说。”他接着开口。

茗烟似乎是得到了什么指令,急忙倒腾着步子就赶紧下去准备,一早就在这里备着的仆从也纷纷忙碌起来,一时间井井有条,一点都不像长久没有人居住的地方,不愧是大户人家。

林寒川跟着梁莫行坐下后,本来也许是想做二人之间的调和者,正准备开口,可偏偏谁也没料到没心眼子的沈颂突然打断,他也不好说叫她先闭嘴别说话。

“林叔说的是哪里话,梁王殿下押运辎重前往谒金门,如今大捷自然要返京,这肃州也只不过是思念亡父,送行友人,这才恰巧绕路。”伸手不打笑脸人,沈颂以为是林管家怕自己二人带坏他家上京考学的小公子,这般笑脸盈盈地说话,语气仿佛在说惹不起啊。

“再者,途中有幸救下林公子,是林公子为人体贴这才与我们一路作伴。”

“哦?是吗?”林叔见状瞟了眼林寒川的神色,只见他正抹盖茶杯,这动静是一点都没影响。

沈颂见林叔饶有兴致地回应后,内心总算舒了一口气,得意的表情送给两个正在看戏的男人。林寒川既然是拜自己所闯之祸才推迟入京,自然也是要自己一力承担其后果,遇到我这么善解人意乐于助人的人,还帮你们俩遮掩祸事,可不多咯!

正想到此处,茗烟传唤的一大堆菜色就已经顺着端上了桌,是肃州有名的炙羊肉,梁莫行一脸馋嘴的模样即刻伸手,此刻规矩仿佛是一个巨大的空气罩,毫不作数。

沈颂看着林寒川和林叔的表情,有些窘迫。

不过好在,林叔也没有出言制止,林寒川也早就习惯梁莫行的平日作风,这一餐饭吃下去也算顺利,沈颂内心自然是翻了无数个白眼的,这么随便吗,好不容易给你塑造在外人面前的形象,自然是打破得稀烂。

餐后几人也被安排指引有着各自的房间,明日启程回京已经是大家的共识,自然也没有多提及,沈颂也累了一周了如今只想好好休息一番,脸上的疤痕几数结痂,不戴着面纱的话还是有些可怖,至于梁莫行,那自然春花春雨会好好伺候。

夜色笼罩,小庭院里坐着的二人自然是被带往一个院落的林寒川与林叔二人。

“是一个有趣的丫头!”林叔与林寒川坐下后许久不曾说话,似乎是两人都在等着对方先开口,“这就是你愿意去谒金门一遭的理由吗?”

林寒川神色自若,似乎并没有多余的心绪,仔细想想,应该也不是因为沈颂所以心安理得跟着在谒金门遭遇几番生死,“自然不是。”

“满脸的疤痕自能说明应该是个好手,可惜了...”林叔抚摸着自己下巴上的小胡子,话里话外都在暗示沈颂与林寒川的天壤之辈,“你应该还记得你当初说要参加科考时候给我的理由是什么?”

“自然。”林寒川一脸平静,他本身就不是一个话多的人,没了必须要搭话的时候一句都不愿意多说。

“林叔,与我们一同上京吗?”

被唤了一声的老头站起身来,在庭院里的假山旁站定,“老身就不去了。科考后如若外派,那我老头子再来千里迢迢赶赴做你新宅院的管家人儿!”

“想来林叔离致仕不远了。”林寒川这才露出一丝笑意,打趣道。

“给你自信的!”林叔也回头笑看林寒川,仿佛是一对父子情深的模样。

翌日一早,天光依然大亮,却丝毫没有要出发的痕迹,沈颂就知道梁莫行这个不靠谱的,定是睡过了头,虽说早一日晚一日进京没有什么区别对于她来说,但是可有一人等不及,她坐在堂中看着林寒川拿着一小个包袱从门外走进来,就知道已经采办准备好。

年关将至,过后就是春闱,按照一路上皇帝选秀的事情频频传出,若是真的,那也就是在春闱后,景初十年的这个年头,可真是热闹非凡。

沈颂冲进梁莫行居住的主屋内,推开门就是横冲直撞,当着林寒川的面就丝毫不顾男女大防,大喊:“梁莫行,该起身了!”

梁莫行感到莫名其妙,睡眼惺忪,只见沈颂一把把他的被褥掀开,也不顾他只穿着寝衣,直接就是噼里啪啦地大声对他说:“昨日答应的好好的,今日一早就出发,如今你不如出去看看天光,现下是几时几刻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UC中文网【uczw1.com】第一时间更新《川逐角颂声》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卷尾咩
白切黑偏执反派攻vs三观奇奇怪怪但嘴甜小可爱受苏眠玩了一款被称为超真实的甜蜜恋爱游戏。攻略对象是游戏人物的邻居,刚一见面便超高好感,热情贴心,会亲手为他做甜点,送他精美的饰品,照顾生病的他,还会帮他搞定游戏中欺负他的小炮灰。苏眠很满意,每天在游戏中甜甜蜜蜜,直到他某天随手登上了游戏论坛。玩家1:姐妹们,我和小奶狗一起查案,结果又被甜点师一刀送走了,这是剧情杀吗?能躲过吗?玩家2:受不了,明明知道甜
其他全本47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