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UC中文网】地址:uczw1.com

此时,安玖口中呢喃着江向寒的名字,却始终无法发出声音。

而一向自诩天不怕地不怕的的安玖却至今也没想通自己千算万算,竟然会栽在一个孩童的手中,真是可笑……

“郎君看着手中物件很久了,这不是刚刚那位小娘子喜欢的那个吗,倒不如给她一个惊喜?”说完,摊主心想自己要是今日促成了一段姻缘,岂不是天大的一件好事。

听完,江向寒没有再多犹豫,看着手上玩偶付完钱后转身看向刚才的地方,扫视一圈都没有发现安玖的身影。

想起安玖之前说的话,江向寒在这一刻莫名有些紧张,向前的脚步越发加快,双手还拿着玩偶。

转眼来到墙边,江向寒看到被扔在地上的糖葫芦,心下顿时一紧快步来到街道上四处观望。

可江向寒不知道的是,此时昏迷的安玖正处在刚才经过的马车中,直奔北城门。

脱下乞丐服的孩童在看了眼歪靠着车厢的安玖后,语气不屑地说道:“没想到昔日的安玖今日竟然会栽在一个孩童的手中。”

对面的男子在听到后眼神一暗,语气毫无波澜,“如果是以前的她断然不会,小心等她恢复记忆找你的麻烦。”

“我可不怕,只要她还能找到我。”

寻不到安玖的身影,江向寒倒是意外与江向晚二人碰面。

可江向晚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只听江向寒语气有些着急地说道:“向晚,看见安玖了吗?”

“没有啊,安娘子不是一直跟在阿兄的身边吗?”说完,江向晚内心升起一丝担忧。

过后又听江向寒说:“没有,刚刚她说有事离开,可我一转身的功夫,人就不见了,我担心……”

江向晚听出江向寒话音的紧张,可眼下除了希望安玖只是有事暂时离开,别无他法。

毕竟初来乍到的安玖,没有户籍就连请官出动寻找都没有任何理由,可能还会背道而驰。

“内兄不必如此担忧,说不定安娘子处理完那件事情就会回来,再说萍水相逢皆是缘,缘分到了自然会有再见的一天。”

尽管谢淮竹说的话有些淡漠,但江向晚知道如今也只能如此,与其过分纠结倒还不如期待再次相遇。

江向寒听完默不作声,只是将手中的笑脸娃娃递给了江向晚。

而在看到谁江向寒手中的另一个瓷娃娃时,江向晚又再次抬眼观察对方的神情。

发生了这种事情,江向寒兄妹二人一时间也没了游玩的兴趣,想着跟池渝碰面后就此离开。

可寻了一圈几人也没找到池渝,反倒是撞见携妻子同游的褚枫。

一开始褚枫并没有注意到谢淮竹等人,还是妻子韩氏提醒之后才看见一脸着急的几人。

“那不是谢三郎吗,夫君,咱们去打个招呼?”

褚枫先是有些疑惑谢淮竹等人漫无目的地寻找是为了什么,可在听到谢氏的话后浑身都透露着拒绝。

本想转身离去的褚枫却没想到谢淮竹直接一声褚三将自己叫住。

许久没听到对方这么称呼自己,褚枫虽然觉得有些别扭但还是转身看着对方一步步向自己走来。

刚想开口说话,就听见谢淮竹问自己有没有看见池渝。

“池二?他不是约了你们吗,怎么,这小子又迟到了?”许是那一声褚三,褚枫说话时又不自觉变成了以往那般状

态。

说完只见谢淮竹摇头说道:“不是,自从放完花灯已有小半个时辰不见他踪影,我去了他平日回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

褚枫刚想调侃池二几句,可在看到冷家的侍从出现在街道后眉头一皱,脱口而出:“这冷侍中心可大,这才几日就敢让那冷行知上街。”

一听这话,谢淮竹转身在看到冷家侍从身边没有冷行知的身影后顿觉不妙。

“糟了。”

身边江向晚看到谢淮竹顿时紧张后,连忙问道:“怎么了,是那冷行知有什么不对吗?”

一听江向晚这话,在场几人顿时想起冷行知好男色一事,可心下却又觉得那件事情不会发生,毕竟二人父亲官职相等,真要是出了事情,可就不会像之前那样案子一拖就是两年,还是无罪释放的情况了。

可只有谢淮竹顿时心紧,其他人不知可自己知道冷行知对池渝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心思。

褚枫刚想说话就又被谢淮竹打断,“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能让池渝落到他的手里,褚三,你懂我说的意思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沸腾中文网】《克系世界里的奥特曼》《综武:别人练武我修仙》《大器晚成的我长生不死》《折君

《代嫁》转载请注明来源:UC中文网uczw1.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