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UC中文网uczw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赶到那田蜘蛛山附近后天色已经昏暗,时雨晴在进山之前,为了以防万一,站在山路上掏出册子查了一下之前的记录。

确实是下弦五,从大王给的情报看,山的区域很大,诡异地划分了很多不同的区域,一片似乎是储藏食物的树林上吊着很多蛛丝球,那边最安全,还有三两片奇怪的空地,有一处从远处就能看到一栋高大的房子,和另一处相比,建筑的周围很空。

还有就是……

时雨晴边看边慢慢往前走,今晚的月光足够明亮,倒让她一时间没有注意脚下,得亏身后突然的拉力拽了一把,否则就要歪斜着一脚踩进旁边的水田里去了。

但是等她扭头看清帮忙的人,觉得自己说不定还是一脚踩进水田更好。

“谢、非常感谢……炭治郎。”时雨晴说着,脸上的苦涩更重了,“好巧,你们也来那田蜘蛛山杀鬼啊?哈哈……”

为什么……又是他们……不,这个遇见的频率不对劲吧?尤其是这家伙……看这次任务来这么多人,自己是不是太多余了。

灶门炭治郎皱着眉,面色担忧地看着她,微微颔首后回答道:“是的,看来时雨小姐也是……走路的时候还是注意脚下会比较好。”

“哈哈哈哈哈又是你啊!正好!”嘴平伊之助还记着昨天晚上被打晕的事,飞快跳到灶门炭治郎前面,站在了时雨晴面前,“等我解决掉这里的鬼!我们再接着比试!休想再耍赖了!晴!”

灶门炭治郎听到对方称呼上的问题,惊愕地瞪大双眼,“伊之助!?”

“无所谓怎么喊啦,喊我名字也行,反正巧遇那么多次,早就是熟人了,我对敬称没那么认真。”时雨晴无所谓地挥了挥手,向灶门炭治郎笑了笑,而后转头对嘴平伊之助说;“不过这次的任务没那么简单哦,你们说不定会死。”

嘴平伊之助大手一挥,气势豪迈地喊道:“谁会怕啊!敌人却强越好!之前和我战斗的鬼全都太弱了,我还嫌他们不够强呢!”

“会死?!!!——”

我妻善逸听到这个词,瞬间像是条件反射一样缩到灶门炭治郎身后,抓紧了他的羽织,“你看!连时雨前辈都说这个任务很危险!要不我们还是别去了吧炭治郎……时雨前辈那么厉害,应该一个人就可以搞定的,我们快离开这吧,前面那座山看起来就很危险!更别说里面的鬼了!”

说话间,他头顶的麻雀都要被他发抖的频率抖下来。

恶鬼所在的山脉当前,周围任何的事情都没办法让他从这种害怕的情绪里出来,我妻善逸的脑子已经幻想到自己会被鬼怎么悲惨地吃掉的阶段了。

灶门炭治郎无奈地看了一眼我妻善逸,扭头对时雨晴询问道:“时雨小姐是有什么消息吗?”

她点点头,将册子翻转给他们三人看,指着上面的内容解释道:“一年多以前这里就被大王巡查到里面有一只下弦鬼了,位阶是五,具体的能力暂且不知,但肯定和蜘蛛有关,里面有几片区域出现了巨大的蛛丝茧,有几次还出现了挂着的尸骸。”

灶门炭治郎认真地查看着,我妻善逸在听时雨晴说话时,脸色已经变得惨白,整个人已经抖成筛子了。

而嘴平伊之助扫了一眼后,就非常大声地说自己看不懂了。

“上面写的什么啊?!字也太多了点!”

时雨晴疑惑地和灶门炭治郎对视,她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这里不是所有人都在幼年就读书识字,而且自己写的也是一堆汉字,估计在他们眼里也是不成句的意思,连忙合上册子尴尬地干咳一声。

“抱歉,上面是按我自己的习惯写的草稿,你们看不懂才正常。”她赶紧解释了一句,暗自庆幸自己没写日语。

抛开莫名的语言通顺,论日语认读书写能力,说不定她也不比他们强……自学能够认识书面常用语就差不多了。

勉强看懂一部分的灶门炭治郎也尴尬地笑了笑,道:“不,其实还是知道一些意思……”

话还没说完,一个缓慢爬行的人影出现在了前方进山的路上,那人穿着鬼杀队的队服,似乎受了严重的伤,行动艰难而迟缓。

灶门炭治郎目光一凝,瞬间抛开其他人跑上前去,蹲在他面前对他伸出手,问道:“你没事吧?!”

看到有人过来,他神色惊恐,带着强烈的求助目光僵硬地朝着他们伸出手,极力向来人发出求救声:“救、救救我……好不容易出来了……我,我不想再——”

这时候,空气里传来一声奇怪的拉锁声,时雨晴眼神一定,借着姣好的月光瞬间发现了连接缠绕在那人身上各处的正在飞速收紧的丝线,刀刃迅速出鞘,丝线被斩断时像是被一抹异色光华抹去而垂落下来。

“果然是蛛丝……手感很坚韧,缠绕在身上没能挣脱的话,就会像是傀儡人一样任由摆布了。”时雨晴说着,背对着他们扭了扭手腕,视线望进林中,“树林适合布网,里面应该也有不少蜘蛛,就是不知道哪些是鬼的血鬼术创造的。”

灶门炭治郎抬头看向她,有些讶异刚才的那道斩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天界丹药群[娱乐圈]》《极品吹牛系统》《影后的养蛙系统》《大商监察使》《卷王的九零年代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