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UC中文网】地址:uczw1.com

伴着手钏碰撞的叮铛声,门帘被掀开,江稚梧先看到了来人满头的珠翠,都是水头上佳的祖母绿翡翠和大颗粉珍珠,堪称雍容华贵,也正好和她身上湖水绿襦裙相呼应。

看来当真是遇上富足大户家的小姐了,江稚梧暗想,可她以往认识的多是父亲官场同僚的女儿们,为官的都注重名声,不敢外显黄白铜臭,会如穿金戴银的倒是极少,她还是没想起此人是谁。

直到她目光下移,看到对方额前纹样独特的贴翠嵌宝华胜时,不由得眉心一紧,脑海中跳出一张飞扬跋扈的脸,遂目光急急再往下移,落到那双发红的长眼与细眉上,心中一凛——可不就是那日找上门指着她鼻子骂的女子!

这会儿那女子双手提起周身华贵而累赘的皮草上了车,抽抽搭搭问:“我坐哪?”

江稚梧一时愕然到没说出话,只下意识拍拍身旁空出来的一片儿地儿示意她坐。

那女子看看座位,又看看她,似是嫌挤,但终究没说什么,躬身走到跟前儿,左右扭动着要把自己塞进去。

狐裘软滑的毛蹭到江稚梧脸上耳边,精心梳顺垂散在一侧的头发也飘飘飞起,与那裘毛缠做一道。

江稚梧颦眉,沉声道:“车上暖,把裘袍脱了吧,这样你我都好坐些。”

对方倒是乖顺,利落把狐裘褪下,半点没有那日的嚣张模样。

裘袍一脱,内里的湖绿裙衫就露了出来,腰上花样独特的环佩随她动作轻晃。

江稚梧点漆般的眼珠子随着那环佩左右闪动,心中叫苦这当真是冤家路窄,偏偏叫她给撞上了。

好在那女子似乎没有认出她,她也就大着胆子继续沉声道:“狐裘可以搁在熏炉上烘着,不必一直抱在怀中。”

对方轻嗯一声,放好后回身再次落座,她们二人都身量苗条,这下并排坐着刚刚好。

那女子先开口:“我听车夫称你江姑娘,我叫阮奚,多谢江姑娘伸手相助。”

江稚梧点头,不想与阮奚多言,只简短道:“我等下要到沧浪亭湖去,待到了地方,就让车夫送阮姑娘回家。”

“沧浪亭湖?”阮奚歪头看她,“江姑娘也是去参加雅集的?”

也?

江稚梧也侧目看着阮奚。

阮奚与她对视,“那倒是巧了,我竟本就和江姑娘同路。”她本就是瞒着许翎偷跑出来的,自不想这么灰溜溜地回去,便心上一念,“不如我一道跟姑娘去吧,待结束了咱们再一同回来。”

江稚梧可不想再和她一路同乘,找了个借口,“阮姑娘马车出了事情,应当早些回家以免家人担心。”

阮奚嗤的一声笑出来:“担心?让他好好担心一会子才正合了我的意!但只怕人家根本没心思放在我这,就算担心不是担心我的安危,而是担心我摔断腿不能赶路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谁把谁当真

谁把谁当真

水千丞
一个风流薄幸、肆意游戏人间一个历经千帆、理智凌驾感情这场由“及时行乐”开始的关系,逐渐演变成兵不血刃、攻心为上的较量,他们互不信任却又互相吸引,在...
言情全本58万字
赤道热吻北极

赤道热吻北极

景戈
雨林深处,连绵的雨季让电影拍摄进度停滞不前。宋郁一身躁意走到河岸边,毫不避讳地盯着水里的俊朗男人。她挑了挑眉,吹一个轻佻的口哨,调子里是模仿当地部落求爱的信号。男人眯了眯眸子,大手扣住她脚踝,将她扯进水里。抛弃文明的地方,只剩下最原始的欲望。电影拍完,宋郁把和当地男人的荒唐抛之脑后,回了文明都市。-一年后,宋郁跟随科考队前往北极勘景。科考队队长裴祉,人类学教授,擅长以融入族群的方式研究异文化。他性
言情全本36万字
提灯映桃花

提灯映桃花

淮上
都市现耽狗血酸爽小白文,强取豪夺虐恋情深豪门恩怨相爱相杀俗套HE曾见周灵王太子,碧桃花下自吹笙现代都市降妖驱魔文,王八之气爆表每天都被自己帅醒攻&坚强不息怎么打都打不死受,时髦值点满哟!(误到天际)
言情连载84万字
斯文败类

斯文败类

狮子歌歌
变态vs疯子,天生一对坏种。高亮提示:攻心理变态,受性格扭曲,两人关系不平等,仇野x钟煦,控党慎入。HE。钟煦最后悔的,就是推开了地下室那道常年上锁的门。遍布各个角落的猩红摄像头指示灯,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之眼,密集的令他脊背发麻。“啊,真不乖。”后背传来一声轻巧的责备。钟煦不禁打了个冷战。他听到那个向来温柔的声音略带苦恼地说:“被发现了,怎么办呢?”……后来,他终于“得救”,所有人都在告诉他:“你
言情全本27万字
世界调制模

世界调制模

我爱叉姬
主角被流星砸中脑袋,却神奇地拥有了“世界调制系统”,于是成为了神一般的存在,这世界任由他操控玩弄……才怪咧!PS:如果书名没被占的话,本书应该叫《世界调制模式》。…
言情连载5万字
判官

判官

木苏里
花里胡哨的“菜鸡”x住着豪宅的穷比判官这一脉曾经有过一位祖师爷,声名显赫现在却无人敢提,提就是他不得好死。只有闻时还算守规矩,每日拜着祖师青面獠牙、花红柳绿的画像,结果拜来了一位病歪歪的房客。房客站在画像前问:这谁画的?闻时:我。……别问,问就是感动。封面感谢@风漱
言情全本147万字